白 夜 森 林

路过人间。

从今天起,我是一个外来打工妹了。而且还要面临无家可归。。

我要开始在这里抱怨不停了。

要么没有胆量退缩在家里,躲在父母的羽翼下。

要么就鼓起勇气去磨练自己,黑夜里躲起来一个人咽下所有辛酸苦累,哭完擦干眼泪继续走下去。

我什么都不喜欢以及什么都不喜欢做,连坐着玩电脑都嫌累,就喜欢躺着睡,什么都不用去想,内心又开始排斥一切了。眼睛像得了病,被遮住了,看不见不远处的东西。鼻子像得了病,被塞住了,嗅不到希望的味道。有时候不想跟那么多别人一起,有时候又一个人待着太孤单。初中以前总能很快找到乐子,简单的为一些喜欢的小事挤出时间来做,高中之后感觉整个人慢慢过度成另一个人,那么忧郁,那么退缩,每一件事在还未开始时就担心失败。可能听太多被人说我失败,形成了恶性循环了吧。即使做得好,一些称赞,也让我感到太烫手了,只敢让它在我手心停留一小会,然后丢掉,因为从小到大都被告知要谦虚,但为何我却学不会将失败的阴影也像那称赞一样一会儿就...

怀念

晚上要上n班,于是18点多躺下睡觉。躺了一个小时终于有点睡意,半梦半醒状态下,做了梦,有点想醒过来,大脑能思考,但是身体却动不了,眼睛微微睁开,黑暗中,隐约看到左前方墙上闪烁着微弱光芒,很像在搬家前那个家里。以前那个家里,我房间外面是客厅,房门还是老式的,门顶上面还有个小窗户,因为我第二天要上课,比父母先睡,他们还在外面看电视,尽管门顶小窗户的玻璃用一些纸贴着,挡了一些光,但还有一些电视闪烁的光透进来,耳边还能隐约听到一点点电视的声音,或者爸妈讲话的声音,伴着这样柔和的光芒和微弱的声音入睡,小时候不以为然,现在居然突然想起来,很怀念,这些光和音,给了我莫大的安全感,让我知道家里有人,有父母在,...

安然

我现在感到最舒适的与孟先生相处的状态,是待在同一空间各做各喜欢的事情,遇到什么好笑的什么想说的可以立刻告诉他,想抱他的时候可以立刻抱他,累了想把头靠在他肩上的时候可以立刻靠着。
不一定非要两人一起干同样的事,只要待在一块,回头能立刻看到他的脸,就很幸福了。

今天掰安瓿瓶时,整个玻璃头在我拇指和食指间碎的四分五裂,幸好只有一小块碎片插进拇指,赶紧洗干净消毒止血后继续匆匆忙忙干活。以后还是要对10ml以上的安瓿瓶尤其看起来就是最普通款的要加以警惕。


今天下班出医院门看见血车,就去献血了。本来昨天早上下班也经过门口看到血车,但是想到自己通宵一夜上班没有睡觉,就没去献血了。本来平时下班回去也不会经过医院大门口的,昨天是绕到医院商店买零食带回来,而今天是因为我哥哥来看痛风开了彩超单,让我下班给他缴费及预约,他先回家了,才会从门口出来。


今天交班时,被一个接班的同事说我有空床留了个急诊留观病人都没收上来,我是因为白天忙到没时间收病人,另一个空床中...

搬家小记

于3月4日搬到新的小家,整体环境与舒适度都比上一个房间要好,这里是新装修半年的公寓,贵是贵了点,但是上班那么辛苦,还是要租舒服点的地方。

这里离上班地点要近一点点,总体上是好的,缺点是,家具和家电不齐全,自己买了一部分来用,还有离小学近,会受到早上升旗、广播体操、铃声的影响,不过是在容忍程度之内,还有就是,因为是新的公寓楼,还有很多户人家买了放置在那,以后会陆陆续续装修,装修时会很吵,跟我休息时间有冲突,因为有夜班,白天要补觉。

优点就对比上一个房要多得多了。


孟先生过来帮我搬家,不收拾不知道,我一个人住,东西居然有这么多,真是惭愧。搬到新房后,没有椅子之类的,但是要灯不够亮要换灯泡...

练习画水彩,我知道应该从基本功开始练习,不该一开始就画全幅画,但是按捺不住,想亲手描绘出这样温暖明亮而宁静的场景。于是画好底稿后就开始上色,结果发现了我各种各样的缺点,比如对各种颜色的不了解、配不出想要的颜色、水分的多少掌握不好、没能体现出水彩的渲染等等。结果画出来的不够明亮,看起来暗淡。通过调色,提高了亮度、对比度、饱和度,才有现在这般温暖明亮的感觉。
还有铅笔的颜色太深,出现违和感。
多画画才行。

昨晚醒来了几次。睡着睡着就睁开眼睛了。
两三次因为热醒,然后辗转反侧。
两次因为睡得不深,被楼上咚咚咚的声音吵醒,然后睡不着。这咚咚咚的声音之前也有过,不是很大声,但也不小声,连续咚咚咚,时而急促,偶尔停几秒。我曾想过是不是床震的声音,但是它这声音总不分时候,经常凌晨4点多响,我曾想过是不是剁肉酱的声音,但是大半夜的剁什么,所以也想过该不会是杀人了剁人吧,还想过是不是水管的问题在响。脑洞越来越大了。

在手足外科,会觉得自己容易遇上车祸,意外,伤了手伤了脚,在消化内科,则觉得容易有胃肠道疾病,胃癌,肠癌等等。
但是却不会特别的去注意身体,除非特别痛苦。
在这个科室,上p班经常忙到没时间吃晚饭,一直到下班了,快23点才吃上晚饭。
平时不注意饮食的质量及就餐时间,导致前晚上下夜时胃痛了一晚,临下班前呕吐,把早餐都吐完了。
以为吐完了,好点了就不会再吐。就去坐车回家,在车上开开停停,又吐了,都是水,把胆汁都吐出来了。
然后就在车上睡着了。
难过。
更难过的是自己还不引以为鉴。

知乎

既然不能承受我最坏的一面,又有什么资格得到我最好的一面。

除夕夜,白班。
早上去上班,还在想着,如果有跟我一样孤零零过除夕的同学朋友邀请我一起吃年夜饭,我就推辞说我跟我科室的同事有约了,如果是科室里的同事邀请我跟她们吃年夜饭,我就推辞说我去我亲戚家吃。然后可以一个人享受孤零零的安静的随和的除夕夜。
结果是,我多想了。没有人问我怎么过除夕。只有病人问等下下班是不是回家吃饭,我当时是已经下班了,但是因为来接班的同事说这个病人的针肿了需要重新打,我就留下来给他打针,我就笑笑说不回去了,回去太晚了,而且也没车回去了。然后低下头给他贴胶布。眼睛却湿润了。
我以为我可以很不在乎,可以一个人度过这个大节日。毕竟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的人一样独自在异地过着除夕。
白天不开心,晚上...

2017.1.5.

昨天是轮转到新科室第一天,第一天就P班。

感觉每个科室都有很多不同,上一个科室学得牢牢的东西,到这里就要抛弃掉重新记了。虽然医院总的下发规定是一样的,但是每个科室结合自己的情况又改了适合自己用的一套。虽然这些做多做少,做了不做,都不会犯什么错误,但是去了新的科室,就得入乡随俗,跟他们做同样的事情。

又要重新认识那么多人。

三个月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心烦意乱。

离开舒适区,真的很难受。


终于做了这个决定 
别人怎么说我不理 
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 
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 
我知道一切不容易 
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 
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

1750

唱不尽春光,为何偏去唱离殇。

20160825

这几天孟先生过来,我都要上班。第一天下班回来,孟先生把我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也叫房东把我这两个星期坏了的网络修好了,还买菜煮面给我吃。感觉就像一个“贤妻”,让我很感动,以至于他回学校后,我下班回到空空荡荡的房子,觉得更加的落寞。我常常想,为什么现在不是他工作,我读研呢,这样我会更加努力地换着花样煮菜做饭,打扫收拾好房子,我会更加乐意做这些事情。
刚工作第一个月,觉得用电用水都跟割自己肉一样心疼,小心翼翼地节省,也顿时明白家里妈妈总是唠叨我开空调开一整天电费很多的,洗澡洗碗用这么多水很贵的之类话了。觉得生活很不容易,房租管理费水电费是自己工资的一半多点,每天都在看着电表用电,感觉自己太过了,用...

呓语


废柴如我。

人生艰难。

什么时候才会不排斥去工作。

懦弱

所有的不习惯,只因为我的懦弱。
想要开心,只有变得更加强大。
可惜做起难。
有一种像要把灵魂从身上撕脱下来的感觉。
而且是自己去撕脱。
自己在犹豫。

专业

我该怎么办。
我能怎么办。
骗了自己四年,以为就可以一直下去。
还有勇气试吗?
现在不去想不去做,以后会更晚更迟。
我知道冒险是有风险的。
也许只是一时冲动?
也 也许会是重要的转折点?

考完了。有好多想法。现在只想睡觉。

回归线

在过去的差不多两个月的病态时间里,不仅有精神身体上的痛苦与折磨,还有无暇顾及而导致的脏乱差。

虽然现在还有点咳嗽咳痰,但是状态比之前好多了。是时候大扫除大清洁一次自己的所有物了。

接下来,要有计划,有目的,健康每一天,开心每一天地度过。

以后病了就要立刻去看医生才行,毕竟越来越没时间休息养病了,拖着只会恶性循环,越来越差。身体是自己的,健康是自己的,没有必要为了学习工作而让自己付出健康的代价,从长远考虑,还是身体健康重要得多。

生离总好过死别,毕竟现在人间有网络,有视频有语音有电话,而阴曹地府没有通向人间的通讯设备。

1 / 6

© 白 夜 森 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